{站长验证代码}

alina lopez

alina lopez


陈大孔从刘为民手里抢了一个烧饼之后,若无其事大口吃了起来,然后朝刘为民开口说道:老刘,我有点小事,想请你帮一下忙。


   刘为民看见陈大孔一点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烧饼吃起来,这让刘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脸郁闷,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什么事?听见这话的刘为民,面上一愣,然后望着他身后年轻女人,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是…… 他是我侄女,陈怡。


  陈大孔三两下把手里的烧饼吃完之后,连忙朝刘为民介绍起来道。


  今年刚从的医学院毕业,是一位实习医生,我想让她在你这里待上一年。


   这怎么可能!刘国听完陈大孔的介绍,面上一阵有些不解开口问道:她既然是医生,不在大城市的医院实习,跑到我这乡镇给私人诊所干什么? 在刘为民看来,这陈怡来自己的诊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这时候,只见陈大孔一脸苦笑道:她这不是摊上事了吗? 什么事?这下刘为民顿时来了兴趣,开口朝陈大孔问道。


   谁知提到这,陈大孔一脸苦笑道:谁说不是呢!可这个丫头,在市医院实习的时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没有办法也只能让她来找你这躲避了。


   在刘为民怀疑的目光下,陈大孔只能把陈怡所做的事情详细给刘为民介绍起来道。


   原来陈怡今年从省医科大学毕业,然后去了市里医院实习。


   谁知道实习的时候,一位有钱人家的少爷对动手动脚的,然后陈怡气不过把这少爷给狠揍了一顿,然后让他不能让人道了。


   噗! 刘为民听到这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这个丫头也太好太狠了吧! 虽然刘为民没有亲眼看见这个场面,可是他的双腿却忍不住夹紧,下面感到一丝寒意,这对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 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给废了,那问题可严重了许多啊!刘为民也没有想到陈冬的侄女居然这么厉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爷给弄成残废。


   人家传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残废了,人家还能饶了? 果然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感叹,顿时忍不住一脸无奈苦笑道:谁说不是呢!这丫头仗着练过几年跆拳道,出手没轻没重的,当时出事之后连忙离开市里,连家都没回就躲到我这来了。


   陈大孔说到这,一副诚恳的表情望着刘为民道:就让她躲在你这,平日里给你打下手,工资不用给,吃饭问题和你们一起吃就行了。


   刘为民挺听到这话,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苦笑,自己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让林兰花过来,不过是打着歪主意,想把林兰花变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妇,收留这陈怡图什么呀! 不过,刘为民一想起自己和陈大孔那可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时候,是陈大孔给他父亲披麻戴孝,送终的,这个人情他必须还。


   再说了,那个富家少爷在有能耐,还能查到这穷乡僻壤不成。


   想到这里,刘为民的拍着胸口朝陈大孔开口保证道:行,反正我这房间挺多的,让她留下来帮忙吧!我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这敢情好啊!陈大孔听见这话,顿时紧绷的面容上一松,连忙拍着刘为民的肩膀,直呼他够仗义。


   虽然来之前陈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刘为民会答应,可这种事情刘为民答应是人情,不答应是本份。


   毕竟陈怡的确是在外面惹了事,这才跑出来的。


   既然刘为民答应收留陈怡,陈大孔连忙让站在一旁的陈怡和刘为民见面,让他们互相认识一下。


   不得不说,这陈怡果然是一个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爷的垂涎,甚至对她动手动脚的。


   弯弯的细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兰花这种农村女人多了一丝灵动,还有自信之气。


   而且因为她练过几年武术的缘故,所以陈怡的眉宇之间还多了一丝英武之气,让人看过之后忍不住把她记在心里。


   小怡,叫刘叔啊!陈大孔看见陈怡过来之后一直站着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滞模样,让陈大孔忍不住着想要多剁脚,这丫头怎么不会看脸色啊! 刘叔,您好!在陈大孔的压迫下,陈怡有些不情愿叫着刘为民。


   嗯!对陈怡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刘为民心里一脸不以为意,人家毕竟是城里人,而且还是省医科大学的毕业生,现在却要躲在这乡下诊所里,给他这个土医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满腹牢骚。


   身份不对等,陈怡对自己有意见,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毕他不会和陈怡一般见识的。


   既然我答应了你叔叔,让你留在这,就一定会照顾你的。


  刘为民说到这,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既然你也是医生,一会有人来看病,你就负责给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兰花回来之后,再给你安排。


   刘为民说完这话之后,起身把陈大孔送到了诊所外边。


   老刘,请你见谅,小怡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宠坏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诊所之后,陈大孔一脸歉意朝刘为民叹息道。


   听见他的话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没事,我们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也是!陈大孔听到这也觉得是这个道理,毕竟他们都一把年纪了,又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陈大孔说到这,突然一副意味深长望着刘为民,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朝他道:老刘,你小子是不是对林兰花有什么想法呢! 这,这怎么可能!刘为民陈大孔这么突然一问,顿时神情有些慌张,嘴里连忙解释起来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种人吗? 你这家伙跟我,你还玩什么心眼啊!陈大孔看到刘为民打死不承认的表情,顿时嘴里忍不住笑着开口鄙视道:就算你们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刘为民真的和林兰花在一起的话,陈大孔也是乐见其成,毕竟他们两个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过日子也无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听见什么闲话?刘为民对于陈大孔这么问,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紧张,开口询问道。


   在乡下地方,有时候流言真的会害死人。


   对于这些流言,刘为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林兰花一个女人,又带着一个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话,以后她还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这么照顾林兰花,还出钱送她儿子读书,就是一个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对林兰花有意思了。


   陈大孔拍着刘为民的肩膀鼓励道:既然你看喜欢人家,就出手要快,这样村里人就不会说什么闲话了。


   其实这几年因为电视,还有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的缘故乡民们的想法也开明了许多。


   这,这个以后再说吧!因为他和陈大孔都是几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瞒着陈大孔,然后点头道:你侄女在我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的。


   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话,面上十分满意道:有你在我当然放心了,那丫头就是这种臭脾气,你多多见谅一下。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陈大孔就离开了刘为民诊所。


   离开之前,刘为民询问了一下修路的情况,结果陈大孔却是苦笑不已告诉刘为民,修路的事情又凉了。


   对于一点,刘为民也有些无可奈何,毕罗汉看到这里竟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去管这些多余的事情。


   刘为民回到诊所的时候,正(极品少妇的诱惑)好看见一个乡民前来看病,而陈大孔的侄女陈怡正在刘为民的位子上给病人看病。


   刘为民看到这并不说话,站在旁边望着陈怡给病人看病。


   不得不说,陈怡的确是不愧是省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只见她坐在刘为民的座位上熟练的给病人看病,然后写下看病记录。


   你这是吃错东西,肠子发炎而已,我给你挂几瓶药水就好了。


  陈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开口道。


   这个乡民捂着肚子一脸痛苦,朝陈怡道:医生,赶快给我输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陈怡听见这话,赶紧起身给这病人配起药水来,结果却被刘为民拦住。


   刘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陈怡虽然嘴里说得客气,可是语气里对刘为民却没有半点尊敬。


   他不止肠炎犯了,而且肝脏也有问题,给他加一点治疗肝病的药!刘为民仔细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之后,朝陈怡开口说道。


   肝病?陈怡听见这话面上一愣,眼里满是疑惑望着刘为民道:刘叔,你没有看错吧!他明明是肠炎,怎么会有肝病呢! 看见她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刘为民轻轻翻开乡的眼睛,指着眼底深处想淡淡的黄色素,道:你自己来看吧! 陈怡听见他的话,一脸疑惑上前望着乡民眼底黄色的细肉,在听从刘为民的方法,轻轻敲着患者肝脏的位置。


   结病人疼痛感更加强烈,甚至满头冷汗,脸色惨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仅如此,这个乡民被陈怡用手轻轻一按之后,整个人疼痛增强,生不如死。


   听完刘为民的解释之后,陈怡的眼里看向刘为民的时候,再没有什么藐视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给乡民配好药水输液之后,陈怡来到刘为民面前开口问道:刘叔,你怎么知道那个病人的肝脏有问题? 这时候陈怡实在是没想到刘为民,光凭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这技术也太牛逼了吧! 面对她的疑惑,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陈怡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不敢再瞧不起刘为民了。


   他和乡下那些坑蒙拐骗的庸医不一样,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陈怡服气的眼神之后,刘为民心里一脸满意的模样开口朝她道:刚才那个病人因为长期喝酒抽烟的问题,再加上经常熬夜,身体里的毒素不断累计在肝脏,从而引发肠炎。


   刘为民说的着,然后从旁边的药房里抓出几副中药包好,然后递给陈怡开口说道:一会那病人输完液之后,让病人拿回去熬药喝,这些药对肝病有很强的疗效。


   中药?陈怡听见这话,在看桌上刘为民包好的中药,面上一副讶异的表情道:不是说中药都是骗子吗? 在她学习的医疗知识里,中医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骗子而已,一点都不靠谱。


   听到这些话,对赵月的冲击很大,她没办法反驳,老李说的就是事实,她确实是很放荡,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还要守着表面上的贞洁。


  这样的认知让赵月沉沦了下去,记忆当中那种被逼迫的感觉也变成了是自己自愿的,不然她那个时候怎么会感受到快乐呢。


  老李看赵月已经改变了想法,露出得逞的笑容,然后老李就开始继续了,不再去管赵月的想法和感受,只考虑自己。


  他动作很快,赵月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处于极乐之中了。


  不知道是心态的改变还是老李确实是厉害,她跟老李一起的时候,要比跟自己老公做这种事情快乐十几倍。


  一直都没有得到的满足现在突然被老李给填满了,他的技巧还很高超,会很多东西,让赵月实实在在的体验了一下什么是男女之事。


  更何况老李的硬件也要比他老公的好的太多了,两倍不止,就只是这样就能给她很新奇的体验了。


  赵月突然有一种自己的人生都没有遗憾的感觉,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爱事当中,从一开始的闭眼承受,到抱着老李享受,再到最后的祈求他继续不要离开。


  一步一步的沉沦进去,赵月已经成了彻彻底底的荡妇了。


  老李也是狠狠的满足了自己的欲望,这么久都没有女人了,得到了赵月,她身体还这么年轻这么美味,他当然要好好的享受。


  这一下午,两人都没有从房间出来过,一直都纠缠在一起,在赵月跟王石的新房里各个角落都留下了两人的痕迹。


  窗台都没(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有放过,老李还在那时候拉开了窗帘,让赵月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听到外面人的吵闹。


  这种感觉也给了她很大的刺激,没有让老李停下来,反而是越激动了。


  老李觉得赵月真的是个难得的尤物,觉得她现在其实都没有被完全开发出来,等到把她的潜力都开发出来,这个女人一定比现在要更加有滋味。


  本来老李只是想一次就行了,毕竟自己住在她家里,不能太过分,可现在他觉得不够,他要把赵月的潜力完全开发出来,那滋味一定会很美味的。


  最后他们纠缠到王石快要下班了,老李发泄完以后就放开了赵月,倒是赵月很恋恋不舍的抱着他,觉得还没享受够。


  真的太快乐了,她这辈子第一次这么痛快,她舍不得这样的感觉。


  老李不得不提醒她:“你老公要下班了,你是想让他看到我们这样?”赵月这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今天的表现,实在是有些无地自容了。


  老李为了不让她难看,穿好自己的衣服出去洗澡去了。


  赵月直到不能继续羞耻下去,她要趁着王石回来之前把这里打扫好。


  在处理那些痕迹的时候,她总是会想到自己是怎么和老李留下的这些东西,身体又有了一些反应,只能一边忍着,一边打扫。


  好在在王石回来之前,已经弄的看不出什么异样了,只是身体上的痕迹还没办法处理,就只能给自己找了些长衣长裤遮住。


  老李已经收拾好了,就坐在沙发上休息,砸吧着嘴看着赵月。


  王石回来,打开家门就看到赵月穿的严严实实的样子,觉得奇怪,就问:“你怎么穿成这样,不热吗?”“我感冒了,医生说让我不要吹风,就这么穿了。


  ”赵月说出了自己已经想好的理由。


  王石也没再怀疑,他今天有些累了,就直接回房间休息了。


  进屋子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气味,他不是小白,知道这种气味是男女纠缠以后留下的,不过他没想到妻子会在自己的房间跟别的男人厮混,只认为是他们昨晚留下的。


  就直接倒在床上休息了。


  赵月看糊弄过去了,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


  老李走到她身边,在赵月的臀部上拧了一下说:“别太紧张,你老公什么都不会发现的。


  ”“你,他还在呢,被被他看到了。


  ”赵月责怪了老李一句。


  不过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现在老李对她动手,她不觉得是不对的事情,只在乎自己老公是不是看到了。


  老李眉毛一挑,伸手又在她上身捏了一把说:“我自有分寸,不会被发现的。


  ”赵月对他无可奈何,只能自己注意房间,以免老公突然出来看到。


  老李就喜欢看她这个小心翼翼,害怕又很享受的样子,笑着又调戏了她两下,才收手。


  晚上吃法的时候,赵月跟王石说了老李要到她医院上班的事情。


  王石还觉得很好说:“太好了,工作找到了,那你们既然在一起上班,以后他就住在这里吧,也方便。


  ”“谢谢你啊,我就是没地方住呢,果然邻里相亲相爱,互相分享才是最好的。


  ”说分享的时候,老李瞟了赵月一眼。


  赵月在饭桌下面踢了他一脚,觉得他老不正经。


  “是啊,好东西就是应该分享嘛!”王石还很没心没肺的跟了一句。


  老李心中暗笑,不知道这个傻子知道自己的老婆被人给分享了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很好奇,可看到赵月又紧张了起来,只能放弃了,他还没玩儿够赵月呢,要是这事儿被捅破了,赵月肯定不会跟他在一起了。


  一顿饭表面上吃的和和美美,其实暗潮涌动。


  晚上,赵月回到房间,王石就像是饿虎扑食一样的把她给压在身下了,赵月知道自己的煎熬要来了,不过也没办法拒绝,只能让老公在自己身上忙碌着,自己内心平静,还要装作很兴奋的样子。


  本以为今晚就这样了,却不小心看到了站在门外的老李,他正在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老李吃完饭就说自己要去休息了,关上门就没有出现,赵月和王石以为他都已经睡了,所以王石才那么没有顾忌,在门都还没关上的时候就把赵月给扑倒在床上了。


  赵月看到老李的那一刻是害怕的,还没等她明白自己是在害怕什么,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有了一些愉悦的反应。


  以前他老公再怎么努力挑逗,身体总是反应平淡,现在赵月自然不会认为身体的反应是因为王石的原因。


  而是因为老李现在正在看着。


  看着她的身体,看着自己老公在她身上为所欲为,这让赵月竟然生出了一种偷情的刺激感,明明王石才是自己的老公。


  虽然觉得莫名其妙,可赵月还是享受到了,在老公的动作下,看着老李,想着他和老李白天的场景,身体的反应就会很强烈。


  她感受到了愉悦,本来以为这一次老公可以给她满足的,没想到王石太不中用了,根本没在赵月的身上坚持多长时间,就已经结束了。


  赵月身体很兴奋,火没被灭下去,上不来下不去的,让她十分难受,还很焦躁。


  尤其是看到老李在他们结束的时候还离开了,她就更慌乱了。


  想到老李去的是卫生间的方向,赵月想都想,就扔下了自己满足了的王石走了出去。


  厕所有灯光,门也是打开的,赵月知道老李就在里面。


  她也知道自己进去以后会跟老李发生什么,可身体的渴望让她不由自主的往前走,推开门进去,自己关上门,转身面对着老李。


  老李正在小解,没穿上衣,赵月这才发现老李的身材很不错,竟然能看到明显的肌肉,完全不像是个老人应该有的身体。


  顺着肌肉往下,赵月看到了那个雄壮的东西。


  这东西她不是第一次看到了,自己还享受过的,知道它可以带给女人至高无上的快乐,还能回忆起它在自己身体里肆虐的感觉。


  这样一来,本来就没被灭掉的活,烧的更猛烈了,赵月好想自己现在就躺在老李的身下。


  这样疯狂的渴望和不顾道德的事情,在她心里肆意的膨胀。


  偏偏老李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小解完以后,提上了裤衩,看向赵月问:“你要用厕所?”赵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站在原地傻傻的没动弹。


  老李就说:“那我先出去了。


  ”说着他就往外走,绕过赵月想去开门,手还没握住门把,就被赵月给抓住了。


  赵月小声的说了一句:“帮帮我。


  ”老李在心中暗笑,他当然知道赵月现在想要什么,他就是故意的。


  今天让赵月在自己的屋子里跟他纠缠,就是为了让赵月以后在跟王石一起的时候想起自己。


  晚上他也故意出现,让赵月看到他,让她明白,王石给不了她想要的,想要了就得来找自己解决。


  所以在看到王石又一次让赵月不满足的时候离开,要是赵月跟出来,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现在赵月站在自己面前,脸色潮红,就随便套了一件随手一拉就能脱下来的睡衣,充满了窘迫。


  比自己想的还要容易一些,这就是赵月的天性了,太放荡了。


  老李就想逗逗她问:“要我帮你什么?”“……”赵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太羞耻了。


  

上一篇:

medically yours

下一篇:

小 白 受

网友评论comments

    {文章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2-{当前年份} 外汇知识学习网 - {域名描述}
{音乐代码}